融資界首頁 > 民間金融> 正文

                              金融副省長的多重挑戰:當促發展和防風險發生沖突時怎么辦?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15日 出處:融資界.分享:
                              更多

                              來源:澎湃新聞
                              近年來,在地方政府領導班子中配置一位來自金融系統的副省長或副市長正成為趨勢。
                              據澎湃新聞梳理,截至2018年9月底,全國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不包含港澳臺),有11個都配備了“金融副省長”,他們普遍高學歷、科班出身,且在金融監管部門或國有大型銀行工作過相當長的時間,具有豐富的金融系統從業經驗。僅2018年就新產生了5位來自金融系統的副省長:上交所原理事長、黨委書記吳清調任上海市副市長,中國人民銀行原副行長殷勇調任北京市副市長,中國農業銀行原副行長康義調任天津市副市長,中國銀行原副行長劉強調任山東省副省長,中國工商銀行原副行長李云澤調任四川省副省長。
                              如何看待金融副省長這一獨特群體?
                              懂金融、懂政策,有利于協調央地關系、對接資源隨著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階段,金融正日益成為推動區域綜合實力增長的重要力量。
                              一位沿海發達省份金融系統人士告訴澎湃新聞,具有深厚金融背景的官員,更善于為地方金融發展打開格局。金融是專業性很強的行業,懂金融的官員能夠真正讓金融成為獨立的產業服務于實體經濟,而不僅僅作為拉動經濟增長的融資渠道或杠桿。
                              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陸磊曾在擔任廣東金融學院代院長時曾發表過有關金融背景官員的看法。他曾在接受采訪時指出,傳統地方大員往往無法充分認識發展金融的作用,經濟管理思維保守,僅僅局限于發展實體經濟、制造業等,而金融背景官員則往往會更傾向以金融作為獨立產業來布局,重點發展服務業。
                              現任廣東省副省長的歐陽衛民曾在央行系統工作二十年,2011年,他空降廣州,成為分管金融等領域的副市長。初上任他就走訪了數十家金融機構,并提出廣州要吸引大型金融機構總部落戶的可能性不大,應建設國際化區域金融中心的思路。在他的推動下,草根金融和普惠金融在廣州得到了大力發展,全國首條民間金融街、首個民間金融價格指導體系建立,天河員村國際金融城等項目正式落地。2011年,廣州市金融業實現增加值774.60億元,到2016年,廣州市金融業增加值達到1800億元,占GDP的比重提升至9.18%,從2011年到2016年,廣州金融業增加值增長了133%,居國內各大城市之首。

                              [NextPage]

                              郭樹清2013年上任山東省長后,推出《關于加快全省金融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被業界解讀為“山東金改22條”。包括探索由民間資本發起設立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和金融租賃公司、消費金融公司、鼓勵民間資本參與金融機構重組改造、選派高層次金融人才到市縣任職等等。三年成績單顯示,山東省金融業增加值由2012年的1936.11億元,提高到2015年的3130.6億元,增長了61.7%。上海財經大學投資系副教授郭峰對澎湃新聞表示,從促發展角度而言,如何進一步引導金融業服務實體經濟,是近年來金融業發展的重心,地方政府引入金融系統高管,勢必有助于地方企業上市、地方債務發行、置換等工作的推進。此外,各級地方政府,特別是省級政府,名下現在也或多或少擁有自己的地方性金融機構,金融系統高管的到來,對這些地方金融機構的進一步發展壯大,想必也可以帶來很多資源和空間。
                              一位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具有金融專業背景的官員在政府部門并不多見。這些長期在金融系統工作的副省長們懂金融,懂政策,在協調中央和地方關系,以及資源對接方面,有一定作用。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金融發展研究所副所長鐘輝勇分析,金融系統高管到地方任職,有兩個顯著優勢。首先,他們了解金融系統的運作,在制定政策上面會更有針對性。如以前地方政府違規融資現象非常普遍,一部分是由于過去政府部門不熟悉金融政策導致的。

                              其次,他們長期在金融部門工作,在相關政策制定的時候,會更注重聽取金融部門的意見,保持相關政策的平穩過渡和順利執行。
                              防范金融風險或將成為最大挑戰近年來,諸如非法集資、P2P“跑路”、企業資金鏈斷裂等金融風險層出不窮。去年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中,明確提出要強化風險處置的地方責任。
                              “隨著金融科技在地方非傳統金融業態的發展,我國金融風險高發區域也在一定程度上從傳統金融體系轉移至非傳統金融體系、從中央轉移至地方、從線下轉移至線上。”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孫國峰7月7日在上海召開的“第五屆金融科技外灘峰會”上表示,地方已成為防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重要戰場”。
                              北京市副市長殷勇10月13日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2018年會上提出,進一步完善地方金融監管,要從處理好發展和監管的關系出發,一方面,將金融機構的進入審批事權更多地交由中央監管部門集中管理;另一方面,將金融機構的日常監管任務更多地下放至地方。

                              [NextPage]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管學院教授陳憲認為,金融風險主要是系統性金融風險和區域性金融風險。防范區域性金融

                              風險,是就任金融副省長必須要面對的重要課題。
                              郭峰認為,根據中央政府的部署,地方政府在防范和處置地方金融風險上,正在發揮越來越重的責任,“一行兩會”監管之外的新興金融業態很多都劃給了地方政府來承擔日常監管責任,如小額貸款公司、P2P網絡借貸、融資租賃、融資擔保,等等。此外,即便是”一行二會“監管的傳統金融機構,如果發生惡性風險事件,地方政府往往也需要根據屬地化原則,承擔牽頭處置的責任。當然還有地方政府債務、地方融資平臺和國有企業的債務問題的防范和處置,更是地方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然而,由于金融系統長期實行中央垂直的監管體制,地方政府負責地方金融管理的部門(一般是金融辦)在監管權限和人員配置上均在很大不足,組織

                              部門遴選金融系統高管到地方政府任職,有助于充實提高地方金融管理的能力。
                              2013年,歐陽衛民兼任廣州增城市委書記,在控制金融風險方面發揮了自己在金融系統工作多年的特長。據《廣州日報》在2015年7月29日的一個報道,歐陽衛民到任前,增城的公開債務大概在500億元左右,在一次公開講話中,歐陽衛民表示增城的債務目前已經控制在150億元左右。
                              2016年28日,還在擔任上海副市長的屠光紹在“上海并購金融集聚區要素對接推介會”上對金融創新和非法金融活動發表了看法。

                              他強調,要把合法合規的金融創新和打著創新旗號的非法金融活動區分開,對于前者要堅定支持、容忍失敗,而對于后者則要毫不留情地打擊、零容忍。
                              郭峰分析,“金融業具有典型的全局性特征,絕大部分的金融業務都是跨區域、全國性經營的,這樣就存在防范地方風險與政府對金融業過度干預的問題,”郭峰分析道,“金融資源作為地區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要素,地方政府具有主導金融資源配置的強烈動機,且對可能出現的金融風險缺少考慮。具體到地方金融管理上,地方政府主要關注重點在于如何突破現有的金融體系約束,通過強化地方金融功能、加快金融機構集聚,盡可能拉動當地經濟增長,但自主收縮調節的動力不足,忽視了金融發展中隱藏的金融風險。這一點在省級層面也許還好,但地方政府層級越低,促發展與防風險之間的沖突就越明顯,越需要警惕。”
                              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表達了類似的看法。金融副省長往往有著深厚的金融機構工作經驗,可能會對過去的路徑、體系和資源形成依賴。而作為分管金融的副省長,他們的工作之一就是幫助地方政府融資、舉債,杜絕金融亂象等等。但是這就涉及到能否把握好邊界和底線,不濫用過去的資源和影響力造成操作層面的風險和漏洞。

                              [NextPage]

                              金融高管就任地方政府要職,還面臨著其他挑戰。
                              陳憲認為,與內部成長培養起來的副省長不同,縣-市-省這樣的基層地方政府工作經驗的累積對于處理地方問題是比較重要的,有的金融高管可能會缺乏一些基層工作經驗,這或許是他們需要補上的短板。
                              “在金融條線,專業性和系統性較強,但是地方的問題錯綜復雜,不單單是金融層面的工作,涉及到經濟、社會、民生等方方面面,即使是分管金融,金融也是要為其他工作服務,而且各地經濟發展的水平和結構均不相同,需要官員迅速摸清規律。換句話說,過去需要專注于金融層面的問題,現在需要全盤考慮,協調好金融和其他行業發展的關系。”何海峰說。
                              有學者認為,金融機構是一種文化,政府部門是另一種文化,學金融出身的干部需要適應這種文化。還有,金融系統和公務員系統的薪酬體系不一樣,可能會存在落差,這也是到地方政府任職的金融高管需要面對的客觀現實。
                              金融副省長或金融副市長未來或成標配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重要的基礎性制度。在中國經濟尋求新動能,金融仍然面臨多發性風險的前提下,金融人才擔綱政府要職,構建政府金融人才體系,已成為大勢所趨。
                              高學歷、視野開闊、專業性強,在金融系統具有多年資歷和豐富人脈的金融高管到任地方,對轄區金融乃至經濟的發展影響,在當前階段更具現實意義。近幾年地方經濟增長壓力不小,特別是中西部地區在項目融資方面需求很大,很多地方政府性項目的推進,都需要涉及PPP項目以及地方政府性債務等,對官員的金融專業有較高的要求。
                              金融跟政策緊密度聯系很高,地方需要向中央爭取政策支持,比如金融改革試驗區、相關牌照之類;另外有金融背景的官員熟悉中央政策,容易找到國家層面的改革與地方特色結合點,進而尋求政策創新;金融領域是資源高度密集型行業,此類官員的個人經驗、資歷和資源,都會對地方產生較大影響。
                              近兩年,除了浙江、江蘇、山東等省級政府配備了金融副省長外,一些區域重點城市如南京、杭州、西安、大連、青島、長沙、哈爾濱等地也紛紛配備了具有金融工作經驗的副市長任職。除此之外,金融監管部門和國有大行的金融干部到地方掛職、交流的人數也越來越多。
                              一位沿海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對澎湃新聞說,金融專業人士到來,不僅能夠在拓寬企業融資渠道、幫助籌備地方法人金融機構設立等具體操作上提供幫助,還能帶來金融發展的新理念、新思路。
                              “金融高管、干部去地方任職,除了對當地發展帶來好處外,對其個人履歷和生涯也是一筆財富。有了地方政府的工作經驗,再回到金融系統,往往視野更寬,思考問題更全面。這也是國家大力推行政府和金融系統人才交流的原因之一。”何海峰說。

                               

                               

                              融資常識

                              合作資訊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