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界首頁 > 美國經濟> 正文

                              世界最大對沖基金警告稱美國經濟或從“火熱”轉向“溫吞”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17日 出處:融資界.分享:
                              更多

                              來源:財經新聞
                              參考消息網10月17日報道 英媒稱,世界最大對沖基金稱,隨著貨幣政策收緊開始抑制經濟活動并給金融市場帶來更大壓力,美國經濟面臨一場迫在眉睫的減速。

                              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10月15日報道,橋水公司聯合首席投資官鮑勃·普林斯認為,最近市場動蕩的觸發因素是,投資者意識到,隨著利率上升和減稅措施的提振效果逐漸消退,今年強勁的經濟增長和企業盈利很可能正在見頂。

                              普林斯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對于未來盈利增長的很大一部分樂觀情緒已經體現于股票估值。但是我們可能處于一個拐點,即經濟從火熱轉向溫吞。”

                              普林斯表示:“我們正接近貨幣收緊可能產生更大壓力——盡管也許不是大幅下滑——的階段。”他與該基金創始人雷·戴利奧和聯合首席投資官格雷格·詹森一起管理著1600億美元的資產。

                              本月早些時候美國國債收益率開始急劇攀升,原因是一系列健康的美國經濟數據和美聯儲官員的鷹派言論,迫使投資者在美國央行將以多大幅度和速度加息的問題上重新評估各自的樂觀看法。

                              盡管債券市場逆轉最初是由良好的經濟消息引發的,但美國國債收益率的躍升如此突如其來,以至于其在上周波及美國股市,導致標普500指數出現半年多以來最大跌幅,這波嚴重下跌隨即在全球市場引發沖擊波。

                              大多數股市在12日重新站穩腳跟,同時美國國債收益率從觸及的七年高位回落。但普林斯告誡稱,考慮到以美聯儲為首的各大央行正在收緊貨幣政策,很可能會出現更多動蕩。

                               

                              [NextPage]

                              “這周可能會逐漸淡出歷史視線,我們不會記住它,但我們顯然正在從貨幣寬松時代轉向貨幣收緊的時代,”他說,“如果正在發生的情況確實是(一個增長拐點),那么這不會是持續僅一周的事件。”

                              今年以來,減稅措施提振了美國經濟,推動失業率降至1969年以來最低水平,消費者信心指數創下自2000年以來最高水平,而且服務業活動達到1997年以來最高水平。就連美聯儲現在也預測2018年增長率將超過3%。

                              但這也導致美聯儲計劃在12月進行今年第四次加息,在2019年再加息三次,以便為經濟降溫。與此同時,美聯儲正在縮表減持其在金融危機期間買入的債券。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上周表達了他對利率不斷上升的擔憂,稱美聯儲“失控”,并形容美聯儲當前政策為“瘋狂”。特朗普表示:“我認為他們在犯一個大錯。”

                              白宮最高經濟官員拉里·庫德洛周日淡化了上周的股市下跌。
                              0月15日,在美國新澤西州哈肯薩克,人們站在一家西爾斯商場外。因未能扭轉經營困境,美國老牌百貨西爾斯控股公司15日在紐約州一家法院申請破產保護。(新華社/美聯)

                              庫德洛告訴福克斯新聞網:“經濟處于極好狀態。我們處于經濟繁榮期。股市的背景非常積極。回調來來去去。人們應該對這些事情保持冷靜。”

                              庫德洛還駁斥了這樣一種說法,即特朗普試圖用他的批評來迫使美聯儲改變政策。他稱,總統“尊重美聯儲的獨立性”。

                              “他只是在表態。他參與議論沒有什么不妥,”庫德洛表示,“保持當前的繁榮。我認為這就是總統正在做的事情。”

                              考慮到各方預計利率上升速度將快于之前的預期,明年的增長預測更為溫和,一些分析師甚至預測到2019年或2020年將再次出現下行。普林斯表示,金融體系韌性的提高有助于緩解各種危險,但他擔憂貨幣和財政政策“火力”更為有限的潛在影響。

                              不斷膨脹的預算赤字限制了美國政府刺激經濟的靈活性,而美聯儲的利率仍然很低。與此同時,普林斯指出,新一輪量化寬松政策可能會遭遇嚴重的政治阻力。

                              “我們沒有過度杠桿化,這個事實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急劇下行的風險,但長期持續低迷的風險更大,”普林斯表示,“靠什么把我們拉出低谷?”

                               

                               

                              融資常識

                              合作資訊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