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界首頁 > 融資方式> 正文

                              破解融資難 縣長行長董事長同題答卷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24日 出處:融資界.分享:
                              更多

                              來源:上海證券報  
                                "9月中旬,我們當地建行主管信貸的支行長主動給我電話,讓我去行里坐坐,談談放貸的事情。"江蘇鹽城某縣一位建筑公司負責人告訴上證報記者。 
                                 放在去年乃至今年上半年,這都是求之不得的機會,然而這次他卻婉言謝絕。因為不久前當地農商行和常熟銀行剛給他的公司批貸1500萬元,一解項目資金的"燃眉之急"。其中,農商行1000萬元的批貸流程不到10日。 
                                 在"幾家抬"的政策指揮棒下,發生在蘇北小城的這一幕,正是"融資難、融資貴"困境逐步緩解的縮影。政策傳導已經開始見效。 
                                 但是,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破解這一困境的征途依舊關山重重。記者在調研中發現,一些上規模的民營企業仍喊"缺錢"。看來,要讓董事長們完全"解渴",并非一日之功。 
                                 金融圈的行動 
                                 部委的行動在6月份就密集起來。宏觀管理部門出臺了一系列措施,如定向降準、增加再貸款額度、財稅政策激勵、加強貸款投放監測考核等,被人民銀行行長易綱總結為"幾家抬"的形象稱謂。 
                                 在政策的指揮棒下,銀行也已行動,擴大信貸投放、優化投放流程、提高審批效率。今年9月,工行董事長易會滿帶隊,奔赴紹興與小微企業主"面對面"。 
                                 在銀行的統計口徑中,面向小微和民營企業的貸款開始呈現量增、價降、速提的趨勢。今年前9個月,工行對民營企業的融資余額以及客戶數持續增加,目前該行民營企業融資余額接近2萬億元。建行深圳分行相關負責人給出了一組數據:截至8月末,該行普惠金融貸款余額是2014年末的11倍,今年該類貸款增量在對公貸款增量中占比達到50%。 
                                 此前,銀保監會明確要求大中型銀行發揮"頭雁效應",壓降對小微、民營企業的貸款利率。據易會滿介紹,截至6月末工行小微貸款平均利率為5.26%,8月份進一步下降至4.64%。 
                                 中小銀行也不甘人后。浙商銀行普惠金融事業部市場營銷中心總經理劉平說,8月份該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投放利率已較上半年進一步下降。 
                                 地方監管部門也在督促銀行下調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北京市銀監局副局長蔣平介紹,轄內法人銀行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平均目標降幅為13BP,最高目標降幅達63BP。 
                                 "縣農商行的貸款比基準利率上浮了30%,其實四大行的利率更實惠。但是從流程上看,農商行的速度更快,資料和手續也簡單,所以我選擇去農商行貸款。"在價格和效率方面,江蘇鹽城這家建筑公司的老板選擇了效率。銀行批貸提速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NextPage]

                                銀行也在做出改變。建行深圳分行相關負責人介紹,普惠金融業務注重效率和風險的流程管理,該行在小企業經營中心嵌入流程監測系統和大數據合規系統,通過自動化管理讓辦貸效率大幅提升,從受理到完成審批時間縮短至2天,是以前的十分之一。 
                                 此前,涉及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時,民營企業多與小微企業同時被提及。但是大中型民營企業面臨的難題以及銀行提供的服務,與小微企業并不完全一樣。9月18日,人民銀行召開座談會,專門了解大中型民營企業融資情況。易綱指出,人民銀行按照市場化原則,向有前景、有市場、有技術但暫時出現流動性困難的民營企業提供融資支持,穩定民企融資,增強市場信心;同時制定切實有效措施,支持地方政府結合當地實際和企業特點,因地制宜、分類施策,解決好本地區部分民營企業融資困難的問題。 
                                 地方政府的努力 
                                 地方政府也積極參與其中。中部省份某縣一位副縣長告訴記者,縣委、縣政府多次召開會議研究解決方案、化解措施,由縣政府出面為符合條件的困難企業牽線搭橋,與銀行形成"同進共退"機制,全力幫扶有發展前景但受擔保拖累等暫時面臨經營困難的企業渡過難關。 
                                 具體而言,這種幫扶模式一般應用于本身資質良好、風險承受能力強、愿意履行擔保代償責任的企業,由政府部門提供保障措施,企業作出幫扶資金使用承諾,銀行通過貸款平移、費率減免、擔保置換和暫緩起訴追償等舉措為企業爭取休養時間,起到"活血化瘀"的功效。 
                                 在這位副縣長看來,這種化解措施能有效解決各銀行思想難統一、行動不一致的問題。相關部門形成合力,促成金融機構達成風險企業幫扶和不良貸款處置同進共退協議,力爭在處置過程中扮演"一致行動人"角色。由于采取以上措施,該縣金融環境惡化的趨勢得到初步緩解。 
                                 大城市的"手筆"更大。深圳市政府于9月印發《關于強化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若干措施》,宣布設立總規模30億元的中小微企業融資擔保基金、設立初始規模為20億元的中小微企業貸款風險補償資金池、建立戰略性新興產業中小企業政銀擔保合作新機制等。 
                                 同時,深圳鼓勵銀行對轄內符合授信條件但遇到暫時經營困難的企業繼續予以資金支持,不輕易抽貸、斷貸;市財政每年安排5000萬元,對銀行向小微企業發放的無還本續貸貸款,按照單筆貸款金額的2%給予獎勵,單筆貸款補貼最高不超過10萬元。 
                                

                              [NextPage]

                               浙江一家大型民營上市公司董事長為當地政府點贊,"浙江省、杭州市政府相關部門多次召集銀企協調會,幫助公司協調銀行續貸問題,千方百計幫助排除系統性風險,非常給力。" 
                                 另一位浙江省民企董事長告訴記者,地方政府一般不出面干預企業的正常運作,但是在企業出現比較嚴重的資金問題后,會盡量出面協調解決。比如,去年該集團擔保的一家中型民企被多家銀行抽貸,市金融辦出面召開協調會,幫助企業解決其與銀行和擔保企業之間的矛盾,保證企業正常運營。 
                                 各地的情況也有差異。"政府方面從來沒有問過企業融資需求。"華南某省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長稱。 
                                 董事長的冷暖 
                                 這端是銀行"送水",中間是政府協調疏通,那端的感受又如何? 
                                 "我是8月下旬開始申請貸款的,材料遞交齊備后,當地農商行10天就給我批貸1000萬元;常熟銀行需要報市行、總行批,20多天批下來500萬元。"鹽城的一家建筑公司負責人稱。地方財政的擔保公司主動為他提供擔保,擔保費1.2%,"其實只要政府的擔保公司給我們擔保,銀行基本都愿意放貸。"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9月中旬當地建行主管信貸的支行長主動打電話邀請他去行里談談放貸事宜,"以往這種情況可不多見,去年、今年上半年都是我們追著銀行求貸。" 
                                 中小企業已經嘗到"甘露",但是規模以上企業卻還是直呼"渴"。上證報記者采訪了5位民營上市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只有1位深圳高新科技企業的董事長感覺到銀行的貸款額度比上半年有所寬松,另外4位均表示沒有感受到政策效果。 
                                 記者在深圳調研時也發現,當地銀行普遍認為,因為政策傾斜,深圳小微企業今年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并不嚴重,但產能過剩行業、政策不鼓勵的行業的民營企業確實很難融到錢。 
                                 廣東一家上市民企總經理坦陳,目前公司的流動貸款問題不是很大,但在固定貸款方面出現點問題。公司在2017年通過增發進行募投,增發認購已經完成,募集完資金并進入建設階段,該募投項目還需要一定的銀行配套資金。去年,公司獲得某行廣東省分行的授信,并在今年初拿到500萬元的初期貸款資金,但之后銀行突然斷了資金的提供。 
                               

                              [NextPage]

                                "銀行方面的說法是,公司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去拿這筆貸款。公司方面則認為,公司需要按照項目建設進度分階段提貸。畢竟資金是有成本的,一次性提完,會降低資金效率,加大資金成本。"這位總經理向記者"吐槽"。 
                                 債券融資方面,一家電氣行業龍頭企業的董事長稱,今年7月因市場環境不佳,集團被迫取消了到期中票的發行,并用集團流動資金歸還了此筆債務。該董事長還提到:"信用評級公司對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區別對待,對民營企業要求很嚴,這不公平。" 
                                 他指出,除了正常的銀行流動貸款以外,集團融資途徑就是開銀票以及股票質押業務,目前二級市場低迷,很多機構或銀行基本不做股票質押業務了。 
                                 "經濟運轉存在一定的周期性。像我們集團這種經營了幾十年的企業,自然經歷過幾輪經濟周期。隨著金融模式越來越多樣化,企業在資金環境調整中受到的影響也越來越大。"這位董事長感慨。 

                               

                               

                               

                              融資常識

                              合作資訊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